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走进恩阳 > 恩阳旅游 > 游在恩阳

好耍莫过恩阳河

发布日期:2021-07-23信息来源:四川日报 作者:卢一萍 浏览量: 【字体:  

恩阳这个名字已足够的诗意,它“半边山江半边城”的样貌更引人向往。而对一个地方的向往,在于你总能从那里发现美,在于它总能让你流连、想念、不断再次前去——恩阳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



    恩阳古称“义阳”,南北朝时治郡设县,历1500年而不衰,经风雨沧桑而尤盛,素有“小上海”之称,是“中国历史文化名镇”“四川十大古镇”。2013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巴中市恩阳区。恩阳是米仓古道上的重镇,北达汉中、秦陇,可接丝绸之路,以至长安、洛阳、汴京、北京等地;南至成渝,可接茶马古道;水路可沿长江而至大海,经运河而抵京阙;它是川东北重要的水路码头,昔日车水马龙的繁华从“早迟恩阳河”“好耍莫过恩阳河”之说可见一斑;保存完好的江西会馆、湖广会馆、山西会馆,鳞次栉比的茶坊酒肆,保留了一种完整的古镇韵致,让人流连;古学斋书院、明清古建筑群、梁置义阳郡县遗址,既让人感觉到了历史的悠久,也让人感觉到了时光的神奇——一切已然远去,却又恍然如昨。这里每一套依山而建的院落,每一间不失本色的房舍,每一方蒙尘的石碑,每一处或完好或残缺的遗迹,既是恩阳这方土地的意蕴,也是巴蜀文明在历史长河中彰显出的魅力。


古镇依山而建,恩阳河与之字河在此相汇,绕镇而过,四面青山环立,至今还较为完整保存的颇为原始的老街区,已是巴中罕见的古镇。它离巴中市区仅十余公里,从成都出发,走成巴高速,过朱德故里,行数十分钟,看到林立的楼群,再看到一片由青瓦构成的街区,即到恩阳古镇了。



美喜欢躲藏起来。我们抵达之时,天正下小雨,恩阳躲在雨中沉睡——像一位因怀春而嗜睡的少女,卧在闺阁,梦境美妙。

雨是那种缠绵悱恻的巴山秋雨,飘逸、无声、轻柔、清凉,落在身上,一丝一缕都能感觉,像初恋时的吻一样难忘。而村居楼舍浸在烟雨之中,缥缈而神秘,使恩阳的诗意更为充分、婉约。



有河的地方,雨是最好的装点,它使河流鲜活起来。雨和河使恩阳更加完美,这是一种令人心情平静的美,快乐而洁净的美。

“一条小溪在它那深深的河床上歌唱”,雨以及雨中的万物也在歌唱。树叶已变成深绿,一些已经变黄、坠落,屋顶如墨,竹子青翠,巴茅招摇……即使在冬天,在这里也能看到闪光的风景,而与这样的风景交往,足以使人得到永生——恩阳古街最宜在这样的雨中来游。



我羡慕能生活在这里的人,羡慕他们能沐浴灵秀山水、淳朴乡风。

恩阳山灵水异,灵秀幽邃,这样一个小地方,却具有庞大之城的一切要素。这让我想起了H·海涅的诗:“星星,在不断长大/满心喜悦地开始发光/终于,像太阳一样大/在天空各处漫游。”



所以说,恩阳有两个世界:现存可见的一切,以及隐藏在历史记忆乃至传说中的部分。它因此具有无限性,它没有门,像巴河,甚至大海。


在历史上,恩阳过早地被命名,其特征要用神话、地方志、正史几种方式才能阐释。在正史中,恩阳属于米仓古道上一个重要的节点,可能始于秦甚至更早,兴于汉唐,可能从那时起,就已成为巴河重要的水路码头,繁华旖旎,因此才有了“早迟恩阳河”“好耍莫过恩阳河”之说。往来的客商,特别是清康熙年间“湖广填四川”时的移民,使四海风俗、八方文化与巴蜀文化在小镇汇集交融,多元,璀璨,形成了它会馆林立的独特景观。他辉煌的过去——一个小地方的大地方,使它在具有开放性的同时,有了很多实用主义的特性,以致其无限的丰富性,使你无法将它认清。


恩阳古镇有川东北仅存的、成片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,厚重的历史沉淀使恩阳的历史文化显得更为深厚,这些体现在古巴国文化本身,也涵盖民俗、民居、码头、宗教和红军文化。



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恩阳是全国第二大苏区川陕革命根据地中心地带,1933年至1935年,红四方面军在恩阳建立了完整的县苏维埃各类行政机构,徐向前、李先念等革命家在这里进行了3年多艰苦卓绝的战斗,现有各类红军文化遗址35处、旧址18处、石刻标语数十处。这些遗迹在古镇尤为集中,它们分布在古街两侧,而这些房屋无不保留了他们离开时的样貌,给人感觉他们只是暂时离开,会马上归来。



恩阳位于米仓山支脉山地向丘陵过渡地带,自然风光秀美,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五十,整个区域就是一个景区、一个公园,其峰岭姿态殊异,巍峨耸峙,或孤峰高耸,或峰岭绵延。



恩阳寺庙众多,城北有白云寺,城西有千佛岩,城东有登科寺,城东南的义阳山上有普贤寺、红梅阁,章怀山上有章怀寺等。

历代的繁华才会造就对自然景观的关注和塑造。据民国《巴中县志》记载,恩阳场原有三峰秀骨、千佛灵胎、回龙绕护、飞凤徘徊、仙女孤住、琵琶韵远、登科古寺、读书名台、春放红梅、龙隐乘雷等十八景——从这些精心取的名字即可看出,这些风景所富有的文化内涵。很多景观得以保存,游人至今络绎不绝。

恩阳本身就是一首对大地的赞美诗。它扩展了人们对山水的理解。田野、溪涧、山坡、满枝的果实,在明亮而清晰的色彩里鸣响。一切的一切都蕴含在它永远的宁静里,融合在山影、田地、树木、古桥、寺庙、天空和流水里。这一切是一个整体。呼应木格窗、炊烟、门廊、飞檐、鸟鸣、白鹭的飞翔。在这里,感受不是物质的,而是“一个伟大的现存的真实”。




 这的确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风景。透过雨幕,我似乎能看到晴朗的夜晚:弦月在天,星空璀璨,古镇洒满清辉,有一部分被米仓山的暗影淹没,显得深邃幽暗,灯光在河水里变形,整条古街成为一座小岛,漂浮在月色之上。恩阳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作为一方山水,它似乎不属于尘世。它本身如这小雨,是升腾的,从地上升发,成为变幻的云,又落到地上,成为泥土的福祉。如是轮回,成为一方小天堂,一处隐秘的仙境。它在永不停歇地缓慢生长,从而变得无限辽远。这里的万物虽然赓续了千万年,但在人们的眼光中,它还是太过新鲜。这使我想起里尔克说的,“一切物与人的结合都退至共同的深处,那里浸润着一切生长者的根。”



     不得不承认,美是因为注视才存在的。我与恩阳四目注视过了。虽然已经离开它,但我还在一直注视它——像注视米仓山这千重青山,甚至像注视喜马拉雅那样一列白雪覆盖的山脉。我的目光穿过虚无,带着子弹般的尖啸,一直向前,直到触及它坚实的山体、尖利的峭壁、一片青瓦、一线从屋檐跌落的雨水——直到触及美的本质。